推荐阅读
通讯: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疫情期...

随着古筝琴声响起,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教室中传出《但愿人长久》的悠扬旋律;在绘画班教室里,学员们则以菊花、月饼、螃蟹等具有浓郁秋意的主题作画。 随着马来西亚国内新

更多神州在线
基层治理:搭建高效共享的管理服...

提升国家治理效能,一个重要方面是提高社会治理特别是基层治理水平。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提出,构建网格化管理、精细化服务、信息化支撑、开放共享的基层管理服务平台。这为提高基层治理水平指明了路径。 网格化管理,是按照属地负责、布局合理、管理便捷等原则,在一定的管理权责空间内,针对人、事、物等要素分布情况及其管理服务的需求特点,打破部门职能壁垒,实行“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管理条块划分和治理功能配置。网格化管理是在实践中探索出来的基层社会治理和公共服务的有效方式,不仅可以整合和利用各方面社会资源,降低行政成本和基层组织压力,还有利于全面准确掌握区域情况和动态,及时发现并快速处置问题,实现治理资源与治理需求精准对接。习近平总书记在基层代表座谈会上强调,强化网格化管理和服务。近年来,网格化管理在基层治理实践中取得显著成效。特别是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中,网格化管理在社区疫情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构建基层管理服务平台,需要进一步优化网格化管理,建立健全网格事项流转处置、网格管理事项清单等工作机制,发挥基层网格的更大作用。 当前,人民群众对基层公共服务的期待更加广泛多样,这对基层治理提出了更高要求。要构建基层管理服务平台,实现管理服务的常态化、精细化、制度化。基层治理应结合基层事务特点,强化服务意识、贴近百姓需求,不仅要做到基层事情基层办、有人办、马上办,还要做到办得实、办得准、办得细,提高为民服务水平。目前,基层治理依然面临力量不足、资源有限、多头管理、负担过重等问题,迫切要求通过体制机制创新,打造精细化服务平台,建构简约高效的基层管理体制,使基层有条件、有能力更好地为群众提供精细化服务。 高水平的基层治理离不开现代科技和信息化手段的支撑。行之有效的网格化管理以及精准精细的公共服务,其背后是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各种信息技术手段的集成运用,如地图库、人口库、法人库、环境库等基础数据库组合形成的多图层、多功能动态数据库,政务网、互联网、物联网和便民服务终端相互联结融合形成的人、事、物、组织全要素服务系统等。构建基层管理服务平台,需要通过更科学、更便捷的信息化技术手段来优化和提升基层管理服务水平。要进一步打通基层各部门之间的数据壁垒,促进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实现对各类信息的统一分析、研判、归类和综合处理,为基层治理提供有力支撑。 基层是社会治理的基础单元,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矛盾问题集中。基层工作的错综复杂,决定了仅靠某一方面力量难以妥善处理应对各种风险挑战。只有凝聚社会治理各方面合力,形成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才能使基层稳定有序又充满活力。当前要构建的基层管理服务平台,既是在党的领导下,政府、社会、个人等共同参与、共同出力的开放平台,也是注重治理成果人人享有的共享平台。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指出:“发挥群团组织和社会组织在社会治理中的作用,畅通和规范市场主体、新社会阶层、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等参与社会治理的途径。”这是促进社会各方积极参与基层治理的重要举措和部署。构建基层管理服务平台,需要政府全面正确履行职责,把该由政府管的事务管好、管到位,还要创新完善社会各方参与基层治理的制度体系,规范社会力量参与基层治理的方式和途径,培育形成良好的基层治理生态。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正文

台湾传奇作家林燿德生前最后一本小说 华语文学里的“怪诞生物”

日期: 2021-01-14 22:40:55    来源: 北京晚报   编辑:晓曼   
分享到:

  林燿德是台湾文学界的传奇人物,在短暂的文学生涯里,他留下了诗歌、散文、小说、评论三十余种,年纪轻轻就把台湾的文学奖项拿了个遍。他的作品主要由三类组成。第一类是他对都市文明的描写,以一批具有后现代风格的诗歌、散文为代表;第二类是他的史诗小说,代表作是《一九四七·高砂百合》,它被誉为台湾的《百年孤独》;第三类是他的魔幻题材作品,《时间龙》就是这一类的代表。

  这三类作品看似泾渭分明,又自有其内在的联系。第一重联系在文体实验上,林燿德是一位积极的文体创新者和语言锤炼者。第二重联系在风格上,林燿德在小说上有意弱化道德对小说人物的牵制,放大人物的欲望本能和他们面对极端生存困境下的直接反映。林燿德把都市乃至未来世界作为文学载体,为的不是单纯批判城市,唱一曲对田园的颂歌,而是使读者意识到,在今天的社会形态中,我们的精神如何被改造。

  诗化语言的科幻小说

  无论是史诗作品还是科幻题材,林燿德都不避讳对暴力和血腥画面的描绘,但其中又浮现出诗意的光晕,其所制造的阅读效果,让人联想起波德莱尔的名著《恶之花》。

  《时间龙》正是这样一部融合不同体裁的作品,既有诗化小说的风格,也融合了宗教、数学、科幻等元素,如同一只“怪诞生物”。它是林燿德生前最后一本小说,完成于1993年,前身是1984年的《双星浮沉录》,故事中的殖民星球、贫民窟、垄断企业,《权力的游戏》般的政治斗争,是人类现今生存逻辑在未来的延续。

  在《时间龙》中,林燿德展现了自己华丽的语言。小说开篇的一段:“中校将登山用的钢爪扣住一块凸出的电路板上,继续朝向鸽羽灰的天光接近。/灰蒙蒙的天外有无数悬浮的星球,有的带着七彩的光环,有的孤绝得像一团冰块,有的是虚妄的气团,有的只是一块燃烧的大废铁。”

  通过这些语句,我们能感受到林燿德文字的画面感,他把诗歌融入到小说里,赋予文本一种神秘、瑰丽的气质。评论家能从多种角度解读《时间龙》,比如欲望、权力、科幻设定、施虐的景象,乃至调动弗洛伊德或者古希腊悲剧的知识,探源《时间龙》展现的精神世界。但对我来说,它首先是一部文字质感迷人的小说。我会觉得里面的科幻设定有趣,但不震撼,真正吸引我读下去的,实则是林燿德文字的质感以及他对现代人精神困境的思索。

  重述历史的抱负

  这是一部表面上写未来,实则写当下历史和政治的小说,他不但呈现了当代人面临的在都市丛林中失落的境地,也隐晦地嵌入了台湾历史的政治问题、台湾社会在政治集团世代交替中所面临的转型困境。对此,学者刘纪蕙在论文《林燿德现象与台湾文学史的后现代转折——从<时间龙>的虚拟暴力书写谈起》中有详细研究。沿着这条路径,我们会发现《时间龙》是披着未来的壳,写台湾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意识形态纷争、资本主义都市生态。

  林燿德有重新叙述历史、理解历史的抱负。他曾说:“对于历史的重新理解,意味着我们正参与过去我们未曾参与创造的世界(对于迫近吾人眼前的‘当代世界’则可说是‘再参与’),在这种欲望萌生或者付诸实践的同时,历史是一个正文的事实也不曾有所改变。”因此,若是要阅读《时间龙》,不妨放在文学与政治、历史乃至在权力网络的运作中去理解。

  未来时空中的现代性反思

  政治之外,《时间龙》同样是一部描绘资本主义全球化进程中,当代人精神迷惘的小说。林燿德祖籍福建厦门,出生于台北,他一辈子在和都市较劲。

  林燿德所说的都市文学不只是故事地点在都市,而是世界观和文体的差异。在工业化社会,人们从乡土迁徙到都市,从田间放牧、农忙耕作,变成了在格子间打字、在钢铁森林中游荡。都市影响了人类观察世界、体验他人的方式。林燿德第一次想到“时间龙”与都市的疏离感有关,在《鱼梦》和散文《铁欧托卡斯岛》中,林燿德都曾提到“时间龙”的意象:“太多层叠的文化穿织在这片海洋的表里,我猜有一种叫做‘时间龙’的怪物仍然护守在深邃的海床中,悄悄巡逻着……没有事物不会毁败,除了时间本身。”

  《时间龙》里基尔星上的亿万农奴、殖民星球上的镇压和僭越,那些森严的等级秩序、被压迫者隐藏的愤怒之火、情欲与权力欲的结合,还有循环上演的权力斗争,最终指向的是一个囚笼困境。在这部小说中,林燿德进一步书写了人类信仰缺失后的景象。“在一块没有希望也没有宗教的土地上,那自腥臭的南路西海飘来的古怪空气影响了生存在此处的任何生物,集体的血祭可以宣泄生命集体的不安和挫折。每当这些区域中的烧杀奸淫不再能满足那些厌倦生命的人们,肤色和地域成为集体泄欲的虚伪理由。是的,虚伪的理由导致的是疯狂的实践。”

  林燿德的文字充满了灰烬感,他表面上在写权斗,细读满纸苍凉。“漫长的夜,寂寞的夜,远离家乡的夜,不可能失去更多的夜,黑乎乎的原野被遗弃到永不回头的方向,错乱的记忆,永不停止的杀戮……”这是林燿德对人类陷入历史循环中的嗟叹,也暗含了他对现代人处境的忧思。人类文明该向何处去?人类蓬勃的欲望,是否会反噬自身?《时间龙》诉说未来,但关于现在。(作者 宗城)

更多科技
更多艺术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