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通讯: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疫情期...

随着古筝琴声响起,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教室中传出《但愿人长久》的悠扬旋律;在绘画班教室里,学员们则以菊花、月饼、螃蟹等具有浓郁秋意的主题作画。 随着马来西亚国内新

更多神州在线
基层治理:搭建高效共享的管理服...

提升国家治理效能,一个重要方面是提高社会治理特别是基层治理水平。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提出,构建网格化管理、精细化服务、信息化支撑、开放共享的基层管理服务平台。这为提高基层治理水平指明了路径。 网格化管理,是按照属地负责、布局合理、管理便捷等原则,在一定的管理权责空间内,针对人、事、物等要素分布情况及其管理服务的需求特点,打破部门职能壁垒,实行“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管理条块划分和治理功能配置。网格化管理是在实践中探索出来的基层社会治理和公共服务的有效方式,不仅可以整合和利用各方面社会资源,降低行政成本和基层组织压力,还有利于全面准确掌握区域情况和动态,及时发现并快速处置问题,实现治理资源与治理需求精准对接。习近平总书记在基层代表座谈会上强调,强化网格化管理和服务。近年来,网格化管理在基层治理实践中取得显著成效。特别是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中,网格化管理在社区疫情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构建基层管理服务平台,需要进一步优化网格化管理,建立健全网格事项流转处置、网格管理事项清单等工作机制,发挥基层网格的更大作用。 当前,人民群众对基层公共服务的期待更加广泛多样,这对基层治理提出了更高要求。要构建基层管理服务平台,实现管理服务的常态化、精细化、制度化。基层治理应结合基层事务特点,强化服务意识、贴近百姓需求,不仅要做到基层事情基层办、有人办、马上办,还要做到办得实、办得准、办得细,提高为民服务水平。目前,基层治理依然面临力量不足、资源有限、多头管理、负担过重等问题,迫切要求通过体制机制创新,打造精细化服务平台,建构简约高效的基层管理体制,使基层有条件、有能力更好地为群众提供精细化服务。 高水平的基层治理离不开现代科技和信息化手段的支撑。行之有效的网格化管理以及精准精细的公共服务,其背后是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各种信息技术手段的集成运用,如地图库、人口库、法人库、环境库等基础数据库组合形成的多图层、多功能动态数据库,政务网、互联网、物联网和便民服务终端相互联结融合形成的人、事、物、组织全要素服务系统等。构建基层管理服务平台,需要通过更科学、更便捷的信息化技术手段来优化和提升基层管理服务水平。要进一步打通基层各部门之间的数据壁垒,促进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实现对各类信息的统一分析、研判、归类和综合处理,为基层治理提供有力支撑。 基层是社会治理的基础单元,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矛盾问题集中。基层工作的错综复杂,决定了仅靠某一方面力量难以妥善处理应对各种风险挑战。只有凝聚社会治理各方面合力,形成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才能使基层稳定有序又充满活力。当前要构建的基层管理服务平台,既是在党的领导下,政府、社会、个人等共同参与、共同出力的开放平台,也是注重治理成果人人享有的共享平台。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指出:“发挥群团组织和社会组织在社会治理中的作用,畅通和规范市场主体、新社会阶层、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等参与社会治理的途径。”这是促进社会各方积极参与基层治理的重要举措和部署。构建基层管理服务平台,需要政府全面正确履行职责,把该由政府管的事务管好、管到位,还要创新完善社会各方参与基层治理的制度体系,规范社会力量参与基层治理的方式和途径,培育形成良好的基层治理生态。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正文

深圳福田中小学生文学创作热值得关注

日期: 2021-01-19 15:47:37    来源: 光明日报   编辑:晓曼   
分享到:

 最近,一套28册的《致青春 中国青少年成长书系(深圳卷)》陆续与读者见面,这是深圳经济特区建立以来最大的校园文学出版工程,涉及的六百多位作者都是深圳中小学的在校生或毕业生,其中大部分都来自于福田区。


  福田如何将文学创作融入教书育人?新生代小作家群的崛起会给这座城市的文化带来怎样的未来?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走进了福田区的中小学校园。


  建阅读写作的场域


  一碗热腾腾的红岭米粉,一份最新版的《鹏翎》杂志,一下子让毕业多年的邱玉淇找回了母校的感觉。她是当年红岭中学鹏翎少年文学院的院长,由她编剧、导演的戏剧《鹿过》在2019英国爱丁堡艺术节颇受好评,这次即将改编为长篇小说出版。


  面对在文学创作上已经崭露头角的师姐,正在读高三的李文汉和读高二的孔子易等同学既感亲切,也显得特别自信。李文汉的长篇科幻小说《回到月球表面》已于2020年12月举行过发布仪式,孔子易的长篇小说《鲜红与淡绿》也将出版。


  从2006年首倡生态阅读,到2011年推出创意阅读的理念;从在每个教室设置漂流书柜,到将文科活动周打造为盛大的校园文化嘉年华;从成立深圳首家少年文学院,到开办学通社现代媒体校本课程……红岭中学校长张健告诉记者,得益于多年的文化引导、文学浸润和导师引领,阅读和写作在红岭已经成了一种习惯行动、一种热爱情怀、一种校园常态。该校语文老师提出,如果能写一部5万字的作品即可免写暑假作业,李文汉便于2019年暑假开始尝试创作《回到月球表面》。


  福田区实验教育集团则将发展学生的故事思维,培养学生的阅读和写作能力纳入“创感教育”课程体系。在学科拓展性课程中,语文学科在小学和初中分别推行童书阅读、童诗创作、整本书阅读等教学,通过有趣的阅读体验提高学生的阅读兴趣与能力,通过诗歌创作提升学生的想象力和表达力。该集团侨香学校的学生赵月琪虽然还在读初二,这次也出版了长篇科幻小说《反S联盟》。


  福田区教育局局长田洪明一直致力于建立青少年阅读写作的生态体系。他通过建设语文教研员队伍和阅读写作名师工作室,带出了一支能将青少年引上文学之路的热心队伍;通过创办深圳首家区级校园文学期刊《遇见》,为福田校园阅读写作搭建了一个重要平台;通过鼓励经典阅读、国学教育以及科幻文学的阅读写作,树立了福田校园文学的显著特色。田洪明认为,福田已经建成了一种推动青少年阅读写作的场域。


  举阳光写作的旗帜


  “风儿悄悄从我耳边吹过,鸟儿悄悄从我身边飞过,花儿悄悄从我眼前开过,太阳悄悄从我头上走过。”


  福田区华新小学的邓丽云老师正带着一年级的学生在学校旁的笔架山公园里上一堂特殊的“绿色童诗课”。尽管识的字还不多,但由于跟着邓老师欣赏了不少优秀童诗,孩子们你一言我一语,集体创作了这首名为《悄悄》的小诗,文字虽显稚嫩,但却真实反映了孩子们在大自然里收集到的美与感动。


  华新小学校长张伟说,该校与多个公园和自然保护区建立了紧密的绿色教育合作关系,通过让学生从学校小教室走进自然大课堂,唤醒他们的自然感官、内心力量。华新学子在阅读、写作大自然的过程中,自主发现美、创作美,实现了自信、幸福、健康的成长。


  《遇见》杂志执行主编谢晨介绍,本世纪初,我国青春写作中出现了过多表现死亡、叛逆、残酷、颓废和忧伤的现象,给人“秋意太浓”的感觉,并由此导致一些青少年生命意识淡薄、价值判断失衡。2004年,“情感与励志”中学生原创文学丛书在深圳应运而生。著名作家曹文轩以“阳光写作”为题作序,提出要在青春写作中形成一种积极健康阳光的审美指向和话语方式。福田区的校园文学就一直高举阳光写作的旗帜。


  “阅读,让生命向下扎根;写作,让生命向上生长。”田洪明表示,培养作家并非中小学教育的任务,以阅读和写作教育推动立德树人,让每一个孩子在这个过程中感受生命的悲悯和成长的快乐,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养成终生受用的科学素养与人文精神,才是福田教育人的初心和使命。


  秉承这一初心,翰林实验学校重视传统文化,副校长秦建新开设以《西游记》为代表的名著阅读课,校文学社首席指导老师万福友引领学生了解端午、重阳等传统节日的传说与人物故事,写作自己的节日故事和节日诗文。学校不仅形成了有100多篇优秀诗文作品的成果集《节日风景》,还引导学生们从小就树立了坚定的文化自信。


  播文化繁荣的种子


  对于福田的学生扎堆出书现象,外界也有人质疑过质量和销量。负责出版《致青春 中国青少年成长书系(深圳卷)》的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社长刘国辉表示,该书系要求每一部作品都出彩,都要拿到图书市场接受读者的检阅。从目前情况来看,书系的销量还不错,《我有所念食,隔在远远乡》和《红楼造梦局》入选2020年第二届深圳书展100种精品好书榜单。


  《我有所念食,隔在远远乡》出自红岭中学毕业生时潇含之笔,她在读高中时就积极参加各种文学活动。2017年6月,高考成绩揭晓后第二天,她就在深圳中心书城发布了散文集《云在青天水在瓶》。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陈建功在点评她的新作时说:“这么年轻的作家,难得把舌尖上的滋味儿品咂得如此精妙。其精妙所在,是因为她使这滋味游荡在游子与乡愁之间、喧嚣与静谧之间、繁华与质朴之间、抛舍与珍爱之间……”


  刘国辉认为,从福田校园里走出的这群小作家,尽管还不像成熟作家那样在各个方面都能做到尽善尽美,但他们有前卫的思想、有创新的能力,他们在艺术上不同寻常的尝试与探索,为我国青少年文学的发展带来了勃勃生机。如果能进一步提高语言创作能力以及写作的专业化与规范化水平,将来有望成长为享誉中国文坛的深圳作家群。


  深圳市文联也非常重视对青少年作者的培养,会同市教育局持续开展了文艺名家驻校计划、深圳十佳文学少年评选、深圳青少年文学大赛等一系列活动,将深圳和国内的文艺名家资源引进校园,推动了校园文化的蓬勃发展。深圳市文联副主席王国猛表示,少年儿童是深圳这座城市的未来,若干年后,深圳经济、社会、文化的接力棒都要交给现在的少年儿童。他透露,全国青少年科幻文学奖即将落地深圳。“今天,我们播下一颗阅读和写作的种子;未来,我们会收获一个文化繁荣的春天。”王国猛说。


  东方风来,书香满城;南方佳木,蔚然成林。40年来,深圳从最初人们眼中的“文化沙漠”成长为受人尊敬的阅读之城、创意之都。(记者 严圣禾)


更多科技
更多艺术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