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通讯: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疫情期...

随着古筝琴声响起,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教室中传出《但愿人长久》的悠扬旋律;在绘画班教室里,学员们则以菊花、月饼、螃蟹等具有浓郁秋意的主题作画。 随着马来西亚国内新

更多娱乐
以历史文化吸引年轻人,文博类综...

上周,央视大型文化音乐节目《经典咏流传》第四季低调回归,和已经播出过半的《国家宝藏3》《上新了·故宫3》以及新节目《登场了,敦煌》共同构成了文化类综艺节目的风景线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视点 > 正文

邯郸“雷建生”带领队员每天在抗疫一线奔忙

日期: 2021-01-27 15:17:59    来源: 邯报融媒体   编辑:郭文革   
分享到:

  岁末年初,我省发生的局部新冠肺炎聚集性疫情,牵动着61岁的雷建生的心,作为邯郸市红十字雷建生水上救援队的队长,他带领队员每天在抗疫一线奔忙。

  一线消毒物资紧缺,他们就自掏腰包;消杀行动人手不够,他们就穿上防护服,拿起消毒枪。这支救援队的队员平均年龄接近55岁,他们早出晚归,完全零报酬,凭借着一腔热血奔走在我市的大街小巷。

微信图片_20210127151631.jpg

1

从业余到专业

  恰逢邯郸最冷一周,早上八点多,室外温度仍然只有零下10度,雷建生和6名队员到达了市行政服务中心门口做消杀前的准备工作。除了专业的消毒喷雾机外,每个队员手中还拿着的一个空饮料瓶,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这样一个500ml饮料瓶,灌满消毒液,倒入装备箱内,后期直接加满一整箱水,消毒水就配好了。这样的浓度正合适,不会太有刺激性,也能保证消毒效果。”雷建生告诉记者,这个比例是他们经过多次实验,自己总结的小妙招,“以前我们都拿着整箱的消毒液往装备里倒,倒的量把握不准,多了需要加水稀释,少了需要再加入消毒液,费功夫。现在我们都提前把消毒液倒好一瓶的量,后期直接灌水就可以了,节省很多时间。”

  准备工作完成后,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队员仔细对大厅内、办公室、步行楼梯、厕所水房等公共区域进行专业喷洒。由于正处于办公时间,来往的群众较多,雷建生和队员们比平时更加小心谨慎,“在比较空旷的区域消杀时,我们都是直接向空中喷洒,这样效果更好,但是现在人流较多,我们都得低一些。”消毒喷雾机比平时开的动力小,喷洒的角度要更低,这样一来,同一片面积大小的区域所用的时间比平时多三分之一。

  整个行政服务中心包括负一楼,共有6层。灌满水的消毒装备足足有50斤,6名队员穿梭在楼层的各个角落,消毒喷雾机一刻不停地背着。一个多小时下来,队员的双肩已经勒出了红印,但他们顾不上多休息,简单收拾后直接奔赴下一个消杀地点。

  在赶往市交巡警支队的路上,今年50多岁的段双景告诉记者,“现在估计是锻炼出来了,觉得每天背这些装备也没那么累了,去年疫情严重那会儿,每天卸掉装备的时候,感觉肩膀都不是自己的了。”其实这支志愿者团队原本并不熟悉消杀工作,疫情暴发后,主业是水上搜救的他们,义无反顾地战斗在“最危险的地方”。

2

自掏腰包购物资

  “去年春节期间,疫情正严重的时候,我们听说抗疫一线物资紧缺,我和雷队就四处打听,看哪里有消毒液,前前后后打了几十通电话。”副队长马涛说,那段时间,他们托亲找友,山西、山东、河南、北京找了个遍,终于筹集到3吨84消毒液原液、3吨消毒液原液、800公斤洗手液。而购买这些总价值4万余元的防疫物资,几乎全是马涛和雷建生自掏的腰包。

  由于处于居家隔离阶段,消毒液到达后,没有卡车,他们就一桶桶搬到自己的私家车上,一趟趟存放到自家车库,25公斤一桶,两个人累得腰酸腿疼。在市红十字会的建议和协助下,去年2月4日起,雷建生、马涛到防控重点场所高铁站、社区、医院等处发放,免费送到奋战在防疫一线的公安交警、医护和城管人员手中。

  因为全面停工,饭店关门歇业,雷建生和马涛每天只能喝矿泉水解渴、吃火腿肠充饥。怕给家里人带来风险,雷建生和马涛就租了个小宿舍单独住,每天忙到夜幕降临时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去,整个白天几乎吃不到一口热饭。

  随着复工复产的逐步展开,学校、社区等人流量聚集的地区日常防疫任务更显艰巨,虽然按照规定,这群接近退休年龄的队员只要呆在家里,不出门就是为国家做贡献了,但公益之心和社会责任感时刻拷问着他们,雷建生在家呆不住了,和队员商量后,他们决定义务进社区、进学校进行消杀工作,冲在抗疫第一线。

3

哪里需要去哪里

  因为有去年疫情时期消杀的经验,今年年初,当石家庄的疫情发生后,雷建生第一时间在朋友圈发出告各事业单位、社区的一封家信:免费给各单位进行义务消杀。记者采访期间,雷建生的电话没有断过,“喂,您好,请问是雷队长吗?我看到朋友圈说您这边可以免费进行消毒是真的吗?”类似请求帮助的电话,雷建生一天得接上三四个。“只要接到求助电话,哪里有需要,我们就去哪里。”雷建生告诉记者。

  今年1月初开始,雷建生和队员们每天的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因为队员大部分都有自己的工作,也处于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每天进行志愿服务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雷建生每次接到求助任务后,会提前和队员联系,“谁有空谁来,大家都知道家里的情况,互相配合着来,基本每次出任务固定会有六七个人一起。”从6日开始,几乎每天早上七点,雷建生和队员们就已经开上车去往当天的义务防疫消杀地点了。

  因为求助电话来源广泛,队员们的足迹覆盖了多个单位、多个县区。“市内新建的小区和单位有电梯的还好,县里很多单位和老旧小区,楼层很高都得自己爬。”副队长马涛说,他们平均每天行走四万多步,尽管都是冬泳爱好者,平时锻炼得不算少,但是一天下来还是双腿累得直打哆嗦。

  不光如此,考虑到目前邯郸的疫情主要以防为主,为了节省资源,队员们进行消杀作业时全部没有穿防护服。“虽然现在疫情不是很紧张,但是物资都是有限的,我们注意自我防护就好,每天戴口罩,回家洗澡就行。”

  来回作业活动量大,为了行动灵活,队员们只能穿着毛衣或者轻薄棉服。在零下十几度的室外消杀冻得发抖,进入零上十几度的室内时,加上口罩的束缚,还要背负近五十斤的装备和消毒药剂,稍一行动便汗流浃背。在连续一天的工作中,队员辗转于室内和室外之间,身体经受着巨大的考验,但消杀队员们却没有一个人喊苦叫累,没有一个人中途退缩。

  据不完全统计,此次疫情期间,市红十字雷建生水上救援队先后为十几家企事业单位免费完成了杀菌消毒工作。1月22日,市红十字雷建生水上救援队再次携手河北哈达新材料有限公司,向邢台红十字会捐赠三吨7—11消毒液,共计价值10万余元。

邯报融媒体实习记者 薛雅兰/文 记者陈苏冬/影


看不清?点击更换
更多本网独家

更多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