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通讯: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疫情期...

随着古筝琴声响起,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教室中传出《但愿人长久》的悠扬旋律;在绘画班教室里,学员们则以菊花、月饼、螃蟹等具有浓郁秋意的主题作画。 随着马来西亚国内新

更多养生
进一步加强抗微生物药物管理,国...

为进一步加强抗微生物药物管理,积极应对微生物耐药,持续提高临床合理用药水平,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抗微生物药物管理遏制耐药工作的通知》(以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正文

我不是人:一年发论文180篇,横跨多个学科领域,收获99次引用

日期: 2021-03-27 15:06:13    来源: 量子位   编辑:晓曼   
分享到:
一位2020年3月才出道的法国学者,已经发表了 180篇论文,引用量达到 99。 

作为一名学术界新人,这样的数据相当惹眼。
这位法国学者名叫 Camille Noûs,不仅发文数量多,还很博学,论文涉及天体物理学、分子生物学和生态学等领域。
与他合作过的学者说,Noûs是一个博学的人。
而没和他合作过的人表示,已经迫不及待要在自己的论文中引用Noûs的文章了。
Noûs的履历也相当夸张:Cogitamus实验室的负责人,这是一个跨国、跨学科的综合实验室。
一个人显然不可能高产到一年出180篇论文,所以是这个实验室每篇论文都要挂上这位负责人的名字吗?
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所谓的Cogitamus实验室并不存在,Camille Noûs 根本就不是人

Noûs,并不是个人

原来,Camille Noûs是一群科学家为了抗议法国科学政策“捏造”的一个虚拟人,来自一个法国研究倡导组织RogueESR。
为何给自己的论文加上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学者呢?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去年8月,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的物理学家Lansberg曾用Noûs的名字在著名物理学期刊 Physics Review B上发过论文。
他认为,用这种方式可以揭露现有论文署名方式存在的问题。
如果一个人,从未在第一作者中出现,只是N作之一,那么传统评价体系将产生严重的偏差。
比如在高能物理学中,冗长的作者名单通常有几十上百人,每个人在研究中的贡献不可能都有意义,有些人可能只是挂名“打个酱油”。
但这样的基础研究文章通常有很高的引用量,等于为上百个作者履历都增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若以此来作为一名学者的评价标准,无疑是荒谬的。
就像Camille Noûs,他从未署名第一作者,却在一年内参与了180篇论文,收获了99个引用,显然是不合理的。
至于这位虚拟人的名字的含义,Camille是法语里一个中性的名字,Noûs则来自古希腊语中“头脑”或“智力”一词νοῦς。
而RogueESR是一个专注高等教育和研究(ESR)工作的组织,反对政府现在奉行的教育和研究政策。
目前,已有7401位学者署名加入该组织,带头加入的就是Camille Noûs本人。
RogueESR成员认为,通过发布署名Noûs的文章,使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学者引用量越来越大,结果将扭曲统计数据,从而证明个人定量评价体系的荒谬性。
Lansberg认为,这是“一种优雅而无害的抗议方式”。

面临学术不端风险

但其他学者却并不这么看。
虽然这一做法并非恶意论文造假,但是这种方式存在学术不端,违背了科研诚信的要求。
科学界随意署名的现象并不少见,甚至连免疫学大牛Polly Matzinger也玩过这种把戏。
她曾经在自己的多篇论文里加上了Galadriel Mirkwood的名字,然而很多同行表示,并未听过此人。后来Polly本人才透露,这是她养的一只阿富汗猎犬的名字。

 Galadriel Mirkwood可能是发表论文最多的狗

Polly此举被认为存在欺骗行为,因此被拉进多个期刊的黑名单,终生禁投。
目前,列有Noûs的论文已经引起了相关期刊的关注,一些期刊在发表的论文中删除了Noûs的名字。
期刊编辑也拒绝和抗议这种行为,拒绝发表Noûs论文,理由是出版道德委员会建议采用期刊署名标准,该标准要求:每位作者为该工作做出实质性贡献,并对其内容承担责任。
IEET(道德与新兴技术研究所)在社交平台上提出质疑:

“在论文中添加虚构的合著者,这是否合乎道德?”

北卡罗来纳大学夏洛特分校的生物伦理学家Lisa Rasmussen也认为,这项运动是幼稚的,而且在道德上值得质疑,这 违背了承担责任和作者身份的基本原则

“这个想法进入了危险的道德领域:责任感必须伴随着作者身份的荣誉,但是就Noûs而言,没有人可以承担这些责任。”

随着Noûs的引用量越来越大,RogueESR可能会对它 失去控制,出现恶意使用该署名的粗制滥造的论文。
而对于200名通讯作者作虚假声明的行为,神经学家Aina Pūce发出三连问:

“这也可以吗?这符合道德吗?这能做学生的榜样吗?”

Rasmussen也提出了虚构署名行为可能引发的 潜在问题
对于学生和处于职业生涯早期的研究者而言,如果追随一些高级作者对Noûs行动的赞同态度,他们的论文可能会面临更正,甚至被撤回。

“这将伴随他们的职业生涯。”

虽然对这项行动「追求开放和协作的科学研究,和反对僵化的评价标准」的初衷表示赞赏,但是她依然表示:

“不需要利用虚拟作者来实现这些目的。”

参考链接:
[1]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1/03/who-camille-no-s-fictitious-french-researcher-nearly-200-papers

[2]http://www.cogitamus.fr/camille.html

更多民生
更多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