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通讯: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疫情期...

随着古筝琴声响起,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教室中传出《但愿人长久》的悠扬旋律;在绘画班教室里,学员们则以菊花、月饼、螃蟹等具有浓郁秋意的主题作画。 随着马来西亚国内新

更多神州在线
基层治理:搭建高效共享的管理服...

提升国家治理效能,一个重要方面是提高社会治理特别是基层治理水平。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提出,构建网格化管理、精细化服务、信息化支撑、开放共享的基层管理服务平台。这为提高基层治理水平指明了路径。 网格化管理,是按照属地负责、布局合理、管理便捷等原则,在一定的管理权责空间内,针对人、事、物等要素分布情况及其管理服务的需求特点,打破部门职能壁垒,实行“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管理条块划分和治理功能配置。网格化管理是在实践中探索出来的基层社会治理和公共服务的有效方式,不仅可以整合和利用各方面社会资源,降低行政成本和基层组织压力,还有利于全面准确掌握区域情况和动态,及时发现并快速处置问题,实现治理资源与治理需求精准对接。习近平总书记在基层代表座谈会上强调,强化网格化管理和服务。近年来,网格化管理在基层治理实践中取得显著成效。特别是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中,网格化管理在社区疫情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构建基层管理服务平台,需要进一步优化网格化管理,建立健全网格事项流转处置、网格管理事项清单等工作机制,发挥基层网格的更大作用。 当前,人民群众对基层公共服务的期待更加广泛多样,这对基层治理提出了更高要求。要构建基层管理服务平台,实现管理服务的常态化、精细化、制度化。基层治理应结合基层事务特点,强化服务意识、贴近百姓需求,不仅要做到基层事情基层办、有人办、马上办,还要做到办得实、办得准、办得细,提高为民服务水平。目前,基层治理依然面临力量不足、资源有限、多头管理、负担过重等问题,迫切要求通过体制机制创新,打造精细化服务平台,建构简约高效的基层管理体制,使基层有条件、有能力更好地为群众提供精细化服务。 高水平的基层治理离不开现代科技和信息化手段的支撑。行之有效的网格化管理以及精准精细的公共服务,其背后是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各种信息技术手段的集成运用,如地图库、人口库、法人库、环境库等基础数据库组合形成的多图层、多功能动态数据库,政务网、互联网、物联网和便民服务终端相互联结融合形成的人、事、物、组织全要素服务系统等。构建基层管理服务平台,需要通过更科学、更便捷的信息化技术手段来优化和提升基层管理服务水平。要进一步打通基层各部门之间的数据壁垒,促进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实现对各类信息的统一分析、研判、归类和综合处理,为基层治理提供有力支撑。 基层是社会治理的基础单元,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矛盾问题集中。基层工作的错综复杂,决定了仅靠某一方面力量难以妥善处理应对各种风险挑战。只有凝聚社会治理各方面合力,形成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才能使基层稳定有序又充满活力。当前要构建的基层管理服务平台,既是在党的领导下,政府、社会、个人等共同参与、共同出力的开放平台,也是注重治理成果人人享有的共享平台。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指出:“发挥群团组织和社会组织在社会治理中的作用,畅通和规范市场主体、新社会阶层、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等参与社会治理的途径。”这是促进社会各方积极参与基层治理的重要举措和部署。构建基层管理服务平台,需要政府全面正确履行职责,把该由政府管的事务管好、管到位,还要创新完善社会各方参与基层治理的制度体系,规范社会力量参与基层治理的方式和途径,培育形成良好的基层治理生态。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正文

百花生日 究竟是农历二月哪一天?

日期: 2021-03-29 13:36:38    来源: 广州日报   编辑:晓曼   
分享到:

  《万有同春图卷》(局部) 钱维城(清)

  《桃花》 吴昌硕

  农历二月,春光明媚,百花盛开,正是踏青赏花好时节。在古代,这个月有一天颇为重要,因为这一天是百花的生日。

  “百花生日”历史悠久,却没有统一的节期

  中国是花的国度。千百年来,每逢百花生日,女孩子们把精心裁剪的五色纸、彩旗等用红绳系挂在花枝上,还把真花或纸花插在头上,以示庆贺。

  花农及花商卉客则聚集在当地的花神庙,祭祀花神,洽谈生意,搭台唱戏,热闹非凡。

  文人墨客在赏花之余,饮酒赋诗,互相唱和。清人蔡云的《咏花朝》,就是民间庆贺百花生日盛况的生动写照。

  这一天,古人称之为“花朝节”,简称“花朝”。又称“花神节”“百花生日”等。

  据记载,花朝节早在一千多年前的晋代已形成。但花朝节虽然历史悠久,却没有一个统一的节期。

  有些地方还有大小花朝节之分

  有的地方把花朝节定在农历二月初二,如洛阳。《广群芳谱·天时谱》引《翰墨记》:“洛阳风俗,以二月二日为花朝节,士庶游玩,又为挑菜节。”

  有人说,农历二月初二,不是“龙抬头节”吗?是的,二月二不仅是传统的“龙抬头节”,在宋代以后还是“中和节”“春社”日。这几个节日的名气和影响都比花朝节大,所以很少人知道二月二是花朝节。

  有的地方把花朝节定在农历二月十二,如开封。《广群芳谱·天时谱》引宋人杨万里《诚斋诗话》:“东京(今开封)二月十二日曰花朝,为扑蝶会。”

  开封和洛阳都在河南省,相距不远,两地的风俗应该差不多,但花朝节的日期却相差10天,这就有点奇怪了。

  有的地方把花朝节定在二月十五,如浙江。晋人周处《风土记》载:“浙间风俗言春序正中,百花竞放,乃游赏之时。花朝月夕,世所常言。”“春序正中”,就是农历二月十五。

  所谓“花朝月夕”,是指春花秋月,美景良辰,也特指农历二月十五和八月十五。明人田汝成《熙朝乐事》载:“花朝月夕,世俗恒言。二、八两月为春秋之半,故以二月半为花朝,八月半为月夕也。”

  有的地方以二月二为小花朝节,二月十五为大花朝节,如河南光山。清光绪《光山县志》云:“二月二,俗云小花朝,二月十五云大花朝。”

  还有的地方以二月二十五为花朝节,如苏州。据苏州“定园”节令廊牌匾记载,花朝节为每年的农历二月二十五日。

  宋代之前,花朝节多在二月十五。到了宋代,花朝节被提前到二月初二或二月十二。至清代,一般北方以二月十五为花朝,南方以二月十二为百花生日。

  《红楼梦》里林黛玉和袭人的 生日有“来头”

  《红楼梦》里的花朝节是二月十二。《红楼梦》第六十二回,因为宝玉生日,大家谈起生日的问题。探春说二月份没有两个人同一天生日,袭人说:“二月十二是林姑娘,怎么没人?就只不是咱家的人。”宝玉笑指袭人道:“她和林妹妹是一日。”大家才知道,林黛玉和袭人是同一天生日。

  《红楼梦》的作者把她们的生日定在二月十二,显然是以二月十二为花朝节。暗示林黛玉为“金陵十二钗正册总花神及百花的总花神”,袭人是“金陵十二钗又副册总花神”。

  有人说,《红楼梦》里的花朝节不是芒种节吗?非也。《红楼梦》第二十七回明确写道:“尚古习俗:凡交芒种节这日,都要摆设各色礼物,祭饯花神,言芒种一过,便是夏日了,众花皆卸,花神退位,须要饯行。”显然,芒种是花神退位之日,而不是花神或百花的生日。

  传统花朝节重新流行 节期有待固定

  学界普遍认为,花朝节的节期不统一,可能与各地花信的早迟有关。

  另外,正因花朝节的节期没有固定在某一天,导致花朝节不像其他有固定日期的传统节日那样深入人心,以至于后来日渐式微甚至消亡。

  近年,种花、养花、赏花又蔚然成风,花朝节在不少地方又悄悄地恢复了。这固然是好事,但节期不固定仍是个问题,唯有在几个花朝节的日期中,选择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日子,传统的花朝节才能真正流行起来。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钟葵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钟葵(翻拍)

更多科技
更多艺术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