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通讯: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疫情期...

随着古筝琴声响起,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教室中传出《但愿人长久》的悠扬旋律;在绘画班教室里,学员们则以菊花、月饼、螃蟹等具有浓郁秋意的主题作画。 随着马来西亚国内新

更多神州在线
基层治理:搭建高效共享的管理服...

提升国家治理效能,一个重要方面是提高社会治理特别是基层治理水平。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提出,构建网格化管理、精细化服务、信息化支撑、开放共享的基层管理服务平台。这为提高基层治理水平指明了路径。 网格化管理,是按照属地负责、布局合理、管理便捷等原则,在一定的管理权责空间内,针对人、事、物等要素分布情况及其管理服务的需求特点,打破部门职能壁垒,实行“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管理条块划分和治理功能配置。网格化管理是在实践中探索出来的基层社会治理和公共服务的有效方式,不仅可以整合和利用各方面社会资源,降低行政成本和基层组织压力,还有利于全面准确掌握区域情况和动态,及时发现并快速处置问题,实现治理资源与治理需求精准对接。习近平总书记在基层代表座谈会上强调,强化网格化管理和服务。近年来,网格化管理在基层治理实践中取得显著成效。特别是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中,网格化管理在社区疫情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构建基层管理服务平台,需要进一步优化网格化管理,建立健全网格事项流转处置、网格管理事项清单等工作机制,发挥基层网格的更大作用。 当前,人民群众对基层公共服务的期待更加广泛多样,这对基层治理提出了更高要求。要构建基层管理服务平台,实现管理服务的常态化、精细化、制度化。基层治理应结合基层事务特点,强化服务意识、贴近百姓需求,不仅要做到基层事情基层办、有人办、马上办,还要做到办得实、办得准、办得细,提高为民服务水平。目前,基层治理依然面临力量不足、资源有限、多头管理、负担过重等问题,迫切要求通过体制机制创新,打造精细化服务平台,建构简约高效的基层管理体制,使基层有条件、有能力更好地为群众提供精细化服务。 高水平的基层治理离不开现代科技和信息化手段的支撑。行之有效的网格化管理以及精准精细的公共服务,其背后是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各种信息技术手段的集成运用,如地图库、人口库、法人库、环境库等基础数据库组合形成的多图层、多功能动态数据库,政务网、互联网、物联网和便民服务终端相互联结融合形成的人、事、物、组织全要素服务系统等。构建基层管理服务平台,需要通过更科学、更便捷的信息化技术手段来优化和提升基层管理服务水平。要进一步打通基层各部门之间的数据壁垒,促进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实现对各类信息的统一分析、研判、归类和综合处理,为基层治理提供有力支撑。 基层是社会治理的基础单元,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矛盾问题集中。基层工作的错综复杂,决定了仅靠某一方面力量难以妥善处理应对各种风险挑战。只有凝聚社会治理各方面合力,形成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才能使基层稳定有序又充满活力。当前要构建的基层管理服务平台,既是在党的领导下,政府、社会、个人等共同参与、共同出力的开放平台,也是注重治理成果人人享有的共享平台。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指出:“发挥群团组织和社会组织在社会治理中的作用,畅通和规范市场主体、新社会阶层、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等参与社会治理的途径。”这是促进社会各方积极参与基层治理的重要举措和部署。构建基层管理服务平台,需要政府全面正确履行职责,把该由政府管的事务管好、管到位,还要创新完善社会各方参与基层治理的制度体系,规范社会力量参与基层治理的方式和途径,培育形成良好的基层治理生态。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正文

热播剧带动粉丝回流文学网站

日期: 2021-04-01 15:29:06    来源: 北京青年报   编辑:晓曼   
分享到:

  继2018年的都市奇幻剧《镇魂》、2019年的古装仙侠剧《陈情令》均以双男主的出色表演圈粉无数后,晋江文学城的另一部武侠小说《天涯客》被改编成《山河令》,于今年2月起在网络上热播,再一次因“双男主”角色引起饭圈狂欢,吸引了大批自称“山人”的年轻粉丝。至今,《山河令》已经在海外多个平台播出,在海外平台上更新到了第18集,播放量已突破5000万。而且已被翻译成包括英语、西班牙语、泰语和阿拉伯语等6个语种播放。

  原著版权方:总有一些人喜欢小众口味

  《山河令》的热播,再加上今年还有《杀破狼》《皓衣行》等待播,有网友将此形容为“双男主101”。不过,《山河令》原著版权代理方晋江文学城CEO黄艳明于近日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称,所谓影视剧“双男主101”时代只是小众口味营造的繁荣假象。

  黄艳明

  谈效果收益 带动原著回流涨了近三十万

  北青报:作为原著版权代理方,您觉得这部剧改编效果怎样,给贵网站带来了多少收益?

  黄艳明:我们其实相当于《天涯客》作者的经纪人,所以不太去干预剧组方的所有创作。我们只做前期的工作,帮作者卖版权,谈一些跟版权有关的约定。我们对剧的影响,一般来说,限于提前约定一些作者可能特别在意的事情,比如主角不能转换性别等。合同一旦谈妥,制作方钱也付了,我们基本就从项目里撤出来,只剩下履约监督的工作,比如制作方有没有在约定时间内开机等。

  拍摄过程中,制作方有时会征询一下我们的意见,比如起用的演员符不符合原著角色,对此我们也只是建议,但不会再主动介入具体拍摄事宜。所以,我们与制作方之间没有太多故事,更多是维护原著作者的版权利益。

  对于改编效果,我觉得和原著相差还挺大的。除了人物性格、身份背景,《山河令》几乎重写了一个故事,整个精神内核都不一样了。原著讲的是打破既有旧规则的概念,无论是男主,还是男配、女配,都企图打破一个旧有的生活状态,跳到新的状态中去,追求个人自由。而改编成《山河令》后,主要讲的是主角们都生活在不太好的环境里,都在向往光明,但是在走向光明的时候,要认清楚自己都犯了哪些错误,需要自我救赎和彼此救赎,用赎罪来重获新生。

  有些网文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的时候,如果要忠实于原著,可能会请作者当剧本顾问,或者影视方会请一些资深读者去把关。而我们在合同上没有跟《山河令》制作方有这方面的约定,所以拍摄出来剧情故事反差较大。

  至于改编后的收益,《山河令》播出期间,原著作品收藏大概涨了近三十万,好多粉丝观众边追剧、边在我们网站上阅读原著。但是相比这部片子一天几千万的播放量,能够回流到我们网站的流量是很有限的,只是它的零头。

  评武侠剧 人物叙事手法没颠覆传统

  北青报:这些双男主剧里,除了《镇魂》是都市奇幻剧外,《陈情令》《山河令》均为古装(仙侠)武侠剧。这样的人物设置叙事手法会否对传统的武侠小说形成一种颠覆?

  黄艳明:作为武侠小说,并不是以人物之间的情感故事为主线重点的,大多都是以闯荡江湖,恩怨情仇的故事为骨架的。

  同样,对于《陈情令》《山河令》来说,闯荡江湖、了结旧年恩怨的主体结构依然存在,与传统的武侠小说一脉相传,所不同的无非就是男女主换成了双男主。这样来看,也不算一种颠覆。

  北青报:掀起了这股双男主写作热潮的,是当下的网文业态环境有这方面的读者市场需求,还是网文作者之间达成了某种共识?

  黄艳明:我觉得跟网文业态的关系不太大,现实是永远会有那么一部分读者喜欢更与众不同一点的搭配,总会有一些人喜欢小众口味,在那个小众范围里交流,彼此之间寻找身份的认同感。

  比如最近热播的比较适合大众口味的《赘婿》《上阳赋》等剧,据一些第三方统计平台提供的数据,差不多都是单日上亿的播放量;《山河令》从讨论度上看起来好像很火爆,但其实播放量也就几千万,和大众口味剧无法比较。小众口味通常是边追剧,边不停地发弹幕,与自己同在一个圈子里的网友跟帖讨论,这样形成一种舆论热潮,感觉双男主剧好像很繁荣。其实这只是一种假象。

  至于“双男主101”,我觉得这个形容有点过了。因为这只是网文言情小说世界里很小的一部分,它的读者和观众拢共也就那么多。每年能推出两三部双男主剧,就够他们观看的了。太多了来不及看消化不完,市场自然会出现饱和状态。

  论风险把控 怕有人玩概念制造虚假的泛滥

  北青报:作为原著网站,是如何把控风险的?

  黄艳明:我倒不太担心风险,怕的就是有人拿101玩概念,明明没几部剧,偏要制造虚假的“泛滥”,而遭遇来自各方面的风险。

  至于网站对创作的管理原则,只要我们的签约作者守住底线红线,我们就会抱着一个百花齐放的态度,不会去干涉作者的创作自由的。事实上,“双男主”这种小众化的题材,一般的网文作者即使写了,也几乎没机会走到影视化这一步。能取得成绩的几乎都是经验丰富、认识清醒的大神作家。

  导演说 《山河令》是唯美风格“新武侠剧”

  《山河令》由成志超、马华干、李宏宇执导,张哲瀚等人主演,讲述了天窗首领周子舒为求自由,不惜以生命为代价退出组织,命不久矣之际遇上一心灭世的鬼谷谷主温客行,两人因卷入江湖纷争相识相知,最终成为彼此救赎的故事。

  在马华干看来,他更愿意将《山河令》定位为“新武侠剧”,希望将更复杂的感情放在里面。“要让大家多看一些他们的内心世界,虽然是武侠剧,但是每个人物不同的背景也会有不同的心理,感情同样很复杂。”甚至,导演组赋予打斗戏感情,“表现他们为什么会发生这场武打、为什么会有冲突。故事里的主人公是互相扶持走完人生,我觉得这种风格的武侠剧用唯美飘逸的武打风格是很适合的。我们可以在他们的行动中去放大了解他们的感情。”

  导演之一的李宏宇也表示,从一开始为《山河令》定位时,就要求镜头体现都是唯美的,“包括演员的表演,我们不想是以前那种武侠剧硬邦邦歪扭扭的镜头,不是那种黄沙滚滚,而是很靓丽的构图,体现出来新武侠剧的特征。”

  从小说变为影视作品,演员的挑选可谓关键。对张哲瀚、龚俊、周也等年轻演员,马华干、李宏宇都表示十分满意。李宏宇说,张哲瀚和龚俊戏里和戏外都很互补,“哲瀚外向,龚俊内敛,两个是互补的性格。”

  李宏宇介绍,在片场张哲瀚、龚俊两人都细抠台词,“他们很早就做功课,在读剧本阶段就对自己的台词提出各种疑问或者是各种要求。”李宏宇透露,剧中温客行知道周子舒身上钉着七个钉后淋雨吹笛子,那场在亭子里的戏拍了三四个通宵。

  《山河令》中还有很多戏骨演员,他们的表现也保证了整部剧的表演水准。对此马华干表示,拍摄《山河令》不会只顾及00后观众,现在很多中年人老年人也会上网看网剧,选演员首先是适合角色、适合戏。(记者 肖扬  张恩杰)

更多科技
更多艺术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