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通讯: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疫情期...

随着古筝琴声响起,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教室中传出《但愿人长久》的悠扬旋律;在绘画班教室里,学员们则以菊花、月饼、螃蟹等具有浓郁秋意的主题作画。 随着马来西亚国内新

更多食品
税收数据显示一季度农资供应充足

国家税务总局增值税发票数据显示,2021年一季度我国农资市场供应充足,农资产品销售稳定,有效保障春耕备耕有序推进。 税收数据显示,一季度我国春耕主要呈现三方面突出特征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浅谈牌楼建筑

日期: 2021-04-07 09:49:07    来源: 神州网   作者: 本刊编辑部   编辑:总编室   摄影:神州网
分享到:

浅谈牌楼建筑


本刊记者 赵艺瑶


在漫长疲惫的旅途中,我们常常会经过一些老房子,无论是规格严整的四合院落,还是宏伟壮观的宫殿庙堂,抑或是一座雕梁画栋的亭榭,一处陵墓,一座寺观等,这些纷繁复杂的建筑形制诱惑起人们的好奇心,它们虽然因斑驳的痕迹引人瞩目,但更多地却是在于一砖一瓦的景观建设,早已化作具有审美意蕴的文化符号,深深流淌在人们的血液里。著名建筑大师梁思成先生曾论述道:“建筑是民族文化的结晶,是凝动的音乐,是永恒的艺术。”由此可见,中国传统建筑的形貌背后,有着独具魅力的文化积淀,和不同时代的乡土社会特色。

其中,牌楼便是镶嵌在中国传统建筑历史上的一颗璀璨明珠,从陪体对象,发展成为独立式样的民族特色标识,千年积淀的沉厚气韵,在其流传的过程中,可谓具有奇幻的风采。最初的牌楼,是以“横门”的形式而存在,《诗经·陈风》有云:“衡门之下,可以栖迟。”从史料的记载中,便可推断周朝便设有这种形制,大抵是两根柱子顶着一根横梁的简单构造,并无后来将阙的屋顶要素,融入建筑物,此时并不能以“楼”称之,只能作为其原始状态。

中国传统建筑深受家国理念的影响,在一个时代、或特定的地域内是艺术价值的体现,牌楼建筑也不例外,它的发展与封建社会的制度改革始终息息相关。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各国均是以“闾里”作为居住单位,但自汉伊始,随着社会生产力的提高,以及商品经济的竞争刺激,“闾里”居住管理制度,已经不适应社会的发展,“里坊制”应运而生,至隋唐,城邑“坊”的格局已然达到了鼎盛阶段。以唐都城长安为例,除宫殿庙堂以外,其他地方被规整地划分为若干个坊,以高大的坊墙隔开,同时墙上嵌有通行的坊门。而这些“闾门”、“坊门”便是牌楼由“衡门”拓展开来的型制,虽然常以城市规划的“门”的面貌存在,但无论是汉时倡导的“榜其闾里”,还是唐宋流传的“树阙门闾”,它亦有着表彰功效,以牌坊得名。




而这段时期的牌坊样式早已有了很大的进步,它不再拘泥于简单的木架构造,随着人们对于建造业的深究,工匠们对于坊门的建设愈来愈精致华丽。尤其创造性地把极富优美的华表元素,融入坊门建筑,精密设计的柱子形制样式,妙笔雕琢的图案神韵,牌坊造型瞬间变得高大威猛起来,赫赫气势令人敬畏。而这种吸收华表形式装饰出的牌坊,也被人们称之为“乌头门”或“棂星门”,其独特的雕饰形态反映了当时社会的艺术形式和审美观念。

历史的巨轮永不停歇,滚滚向前。随着宋代商业日趋繁荣昌盛,“里坊”管理制度严重限制了当时经济的发展,打破其禁锢势在必行,大量规划居住单位的坊墙被拆除,徒留些许坊门孤零零地矗立于街道上,这些坊门因失去“门”的功能,而被推动向独立新型建筑转变,人们在构筑牌坊的过程中,则更加注重整体造型的美观价值。把汉阙以及其历代演变出的门楼结构,引用于牌坊建造中,从而延伸出的“牌楼”型制,便是这种建筑样式发展过程中的一大创新性进步。柱子顶部加盖恢弘大气的屋宇式顶楼,檐下赋以精巧华丽的斗拱、彩绘梁枋等构件,还有梁上极具古典美的传统图案装饰,工艺革新和功能演变让牌楼逐渐臻于成熟。

到了明清时期,牌楼形制纷繁复杂,显得尤为多样性。不过,当时的封建统治者常常把牌楼作为统治意识形态的工具,这种政治手段的干涉,极大凸显了牌楼的表彰功能。各种可见的牌楼均是皇帝对臣民的嘉奖,或是褒扬战场功勋的,或是赞叹德行义举的,或是歌颂守节重孝的,或是传颂科举及第的,虽然实物构型各不相同,但却蕴藏着社会淳厚的历史风情。




其实,北京城现存的牌楼建筑样式,便大多是明清时期留下的形制,由于作为当时都城所在的缘故,这些丰厚的遗存主要分布于庄严肃穆的宫殿庙堂石质建筑群中,抑或是耸然屹立于幽深静谧的皇家园林山水风光里。据资料统计,明清时期遗留的牌楼仅北京城便有65座,可见当时牌楼建设工程欣欣向荣的景象。

当我们行走在老北京纵横交错的陌巷街道,其实会发现很多含蓄典雅的古建筑,早已被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所代替,雕梁画栋的牌楼也不例外。在激荡的历史浪潮里,东四、西四等精美华贵的牌楼不复存在,正阳门大街却坐落着一座雄伟端庄的五牌楼,不过它也曾因城市规划的缘故被拆除,如今现存的则是后来复建修缮而成的,那带有皇家风范的独特气韵,依稀可见往日熠熠生辉的风采。国子监的牌楼更为独特,它并不像其他牌楼孤独地矗立于街道上,而是聚集成一组独具魅力的牌楼群,四座浩然磅礴的牌楼,将街市的公共空间分隔成三段,作为独具文化情怀的标志性符号,这种层层透视的艺术效果,观之引人入胜。




而深入北京郊区后,其实很多旅游胜景处也不乏坐落着各式各样的牌楼形制。它们或是古人流传千百年的遗迹珍宝,或是以现代工艺铸就而成的装饰物,无论是木质还是石质建筑,抑或是采用琉璃砖瓦建造的形制,这些牌楼大都洋溢着皇家宫苑金碧辉煌的艺术气息,流光溢彩的外观结构和龙飞凤舞的雕饰,与北京城美轮美奂的古都文明相交相呼应。

北京的牌楼建筑磅礴大气,时时弥漫着浓郁的皇家贵气,常被人们判定为北方牌楼的代表。因不同地域乡土风情的差异,相较而言,南方的牌楼造型则显得更为挺拔秀气。深受厚重的宗族观念的影响,南方这种精美的建筑物,大多是作为氏族宗祠的附属物而存在的。自古以来,祠堂本是祭祀先人的场所,多由牌楼、门厅、天井、中殿、横廊及后殿等架构组合而成,而牌楼作为其中一项艺术语言的表现形式,为配合祠堂宣示先人丰功伟绩的功效,其规格多为古朴素雅的风格,整体造型端庄肃穆,给人望而生畏的崇敬感。

南方牌楼以徽式牌楼最为典型。因南方气候多雨潮湿的缘故,木制建筑容易引起霉变而发生损坏,所以牌楼的建设多采用石质材料,这也使得徽派建筑的雕刻技艺,得到了淋漓尽致地发挥。那些独具特色的门洞纪念建筑物,常被人们以浮雕、透雕、圆雕、线雕等多种表现手法,缀以质朴高雅的图案装饰,基座、石柱、石梁、牌匾、屋脊、梁枋等构造上的珍禽走兽、花草林木等,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极大表现了工匠们高超的石刻工艺水平,一刀一刻之间,环环相扣,气势恢宏,每一处似乎都暗含着传统文明的深刻寓意。




虽然牌楼常因地域差异、特殊功能或建造目的,而形成不同式样的独特景观,但它们不外乎有着大抵相同的外貌形象。底部的基座以夹杆石(木制牌楼)或须弥座(石质牌楼)来稳定立柱,几根巍峨高耸的柱子支撑起顶部梁枋和屋脊,顶枋或许会有精致美观的“楼”之构造,因不同位置而细分为主楼、次楼、稍间楼、边楼、夹楼,造型丰富的楼宇间夹杂着鲜明的横式匾额,从书写的内容中,便可以推测出牌楼建造的纪念意义和历史文化功能。

牌楼作为中国传统的经典建筑,不仅以优雅别致的外观形貌,在建筑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其蕴藏的丰厚文化内涵,更是值得我们悉心探讨。从建筑物的表彰、纪念、装饰、标识和导向等功能的变更中,便可看出各个时代的社会民俗风情特点。梁思成也曾说过, “建筑是历史的载体,建筑文化是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寄托着人类对自身历史的追忆和感情。”它的特殊意义,便在于每一座曾被千百年大浪风沙侵袭过的牌楼,都承载着一段段跌宕起伏的历史,这些仿若一颗颗璀璨的明珠,被人们以奇巧的手段串联起来,从而组合成古色生香的艺术长廊。那些鲜活灿烂的遗迹,让人们仿佛置身于早已逝去的年代,宏伟瑰丽的牌楼建筑物,惊艳着人们的耳目,也在与现代文明的碰撞中,给了我们深刻的感悟和启发。

更多宝鉴
更多摄影